一叶阶前yu

嘉吹,叶吹
吃嘉右,叶右///
爱虫爹❤
掉华晨宇坑里了

【方叶】班级一哥

我有病。
可以说是非常ooc了。
叶修只出场了一下下...但绝对是方叶啦。
  
  
      林敬言揣着一叠卷子,轻车熟路地拐进隔壁单元楼。走上三楼,他敲了敲门。
      “方锐!在家吗?”
      没有回应。林敬言摇摇头,旋了旋门把,不意外地发现门压根没锁。
      “我进来了。”林敬言低低地嘟囔一句。他其实已经听见方锐在家,只是习惯性的礼貌。
      进屋,敲击键盘鼠标的咔咔嗒嗒声就很清晰了,方锐背对着他,头上戴着耳机,正游戏呢。
      是。我们生病在家休养的方锐大大,每天的日常——荣耀。    
      林敬言踏出重重的脚步声,方锐总算是回头了。
      “老林!你可来了。”他扯下耳机,朝林敬言笑笑算是打招呼,又急急地回过头去,拽起耳机吼:“诶那兄弟,会玩不?咱是去放陷阱你猥琐一点行不行?”说着把键盘拍得啪啪响。
      林敬言带上门,走到他身后,有些无奈地说:“方锐,你这门总不锁,到底是哪儿来的坏毛病?”
      方锐目不斜视:“老林啊,我也很想知道,你这婆婆妈妈的性格到底是哪来的?”  
      林敬言把手里的试卷卷了卷,点着他的肩膀:“今天的作业。说起来,你这水痘还没好么?你都休了快一周了吧。”  
      “水痘会传染,很危险的。我是为同学着想。”方锐笑嘻嘻的。
      “少来,我看你浑身上下都没个痘痕。你就是想玩游戏。”
      此时电脑屏幕里一片郁郁葱葱,显然方锐躲进了灌木丛里。他停下动作,反手夺过试卷卷,啧了一声:“老师够狠的哈。老林,我还是想和你一块荣耀,这猪队友实在难忍。”
      “所以你该来上学了吧。” 林敬言强行扭回话题。
      “哎~”方锐摆手,“机会难得,我再休几天。老林你别羡慕......”
      “我完全不羡慕。”林敬言眼疾嘴快,打断了方锐的话。
      “哥几天没在你们就上房揭瓦呀。” 方锐把试卷往电脑桌上一甩,从冰箱给林敬言拿了瓶水,“坐。林敬言大大给咱说说,今天班里怎么个情况。”

      也不怪方锐这样一副口气。他在班上人缘好,隐隐有班级一哥的感觉。方锐人模样阳光,个子不高不矮,尤其一双眼睛,特别真诚。这样好模样的人,性格还开朗,装得了逼开得起玩笑,游戏还玩得溜,在男生里吃得开,女生喜欢他的也大有人在。
      还有就是,方锐不坐最后一排,可他没有同桌。整个班就他一个特例。方锐绝不会认为自己是多出来的一个,而觉得自己够特别——只是这特别是不是老师的“特别关照”就难说了。

      此时自封班级一哥的方锐大大坐回电脑椅上,操纵缩在灌木丛里的盗贼摸出来,绕向敌方侧翼。
      林敬言笑了笑。“今天有件够大的事。” 
      “嗯?数学老师也得水痘啦?”方锐操作插嘴两不误。
      “不。” 林敬言好脾气地继续说,“今天来了个转校生,而且......他现在是你同桌了。”
      特别感破灭了。
      方锐有点气。但他不动声色,只是说:“真可惜。” 
      林敬言以为他是说没见到转校生可惜,便接道:“嗯。听说还是个学霸呢。”
      哦。方锐继续不动声色,问道:“怎么样个人啊?”
      “我怎么知道。他也就露了一面,放下书包就走了,可能还要办些事情。不过......”林敬言顿了顿,“他长得挺好看的。” 
      “女的?”
      “男的啊。”
      方锐手抖了一下,在地上蹦哒的盗贼被一颗手雷擦中,炸翻。他凭借强大的意识受身成功,但看着尘土飞扬的屏幕却有些心不在焉。
    “那我走了。别忘做作业啊。”林敬言也没再磨蹭,起身告辞。
      “哎!”方锐突然叫住他,“那个转校生......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  林敬言瞧了方锐一眼,边走边说:“叶修,修理的修。”
      话音没在关门声中。  

      方锐看了看时间,在游戏里招呼声:“有事,退了。”后麻利下线关电脑,捏着试卷坐到书桌前,在父母回家前装出了一副带病坚持学习的乖宝宝模样,但他眼睛盯着卷子心思却不在题上,手里拿着笔在空白处无意识地涂画着。等他回过神来,他发现自己在纸上鬼画符似地写下了——
      叶修。
      方锐猛地丢了笔。他想,这个叶修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一个男生,竟然用“好看” 形容,方锐瞬间脑补出一个不男不女扭扭捏捏的伪娘,一阵恶寒。
   方锐想,等我来了学校一定教这位新同桌做人。
  
  但是方锐转念一想,咱好好的打算凭啥为了个转校生改变?于是方锐还是没去学校。
  于是林敬言继续给他送作业外加分享消息。
  不知怎的,方锐对这个转校生颇上心,但他还没有考虑好要不要开口问,林敬言已经说到了他——
  “......哎方锐,你那位新同桌蛮有意思 。他今天第一节课,数学老师的课上,就撑着书打盹,被老师发现了......”
  “你好像说过,他是个学霸?”
  “道听途说嘛。没完呢,这家伙站起来那叫一个坦然,说自己刚来作业落下跟不上进度云云,好诚恳的语气,把老师噎住了都......
  后来下课他说,哎呦昨天游戏打晚了,迷迷糊糊忘了自己转校了,还当他们原先的老师呢,'我说他视力啥时候变这么好了',哈哈!”
  方锐内心的伪娘造型出现了裂痕。但他强忍着不发表意见。
  林敬言推推眼镜,继续闲扯,方锐心里对叶修的印象那是碎了又补补了又碎,简直烦躁地不行。
  所以他敷衍着就让林敬言回去了。
  他默默地想,为什么我这么关注这个还未见过的转校生?总觉得是个厉害角色......方锐,凭直觉断定,这个叶修......
  他是威胁方锐我(自封的)班级一哥地位的存在呀!
  
  又一天。
  方锐深深地注视着林敬言。
  林敬言:“.......什么毛病??”
  “不是我说......”方锐缓缓开口,“老林啊,你觉不觉得你提叶修也太多了点?你是不是有了新人忘旧人啊!”
  “我要真忘了旧人我还给你送作业呢!”林敬言无语,“班里能有什么新鲜事抵得过一个新人?方锐......你很讨厌他么?你又没见着过他。”
  “啧。当我没说。”方锐挠头。
  林敬言突然想到什么,说:“方锐,最近两天没见你玩荣耀啊?你这是一心向学了么?那还不来上学?”
  “上次是碰巧有野B刷新,我有那么沉迷游戏无法自拔吗?”
  “啊,”林敬言突然笑了一下,扶了扶眼镜:“叶修也打荣耀。很厉害啊,兄弟们都领教过了,输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。我还没和他打,不过他那水平,估计你也够呛......”
  “呵?”方锐不屑,“哥黄金右手一出,一个打他十个差不多。”
  “你要是知道他游戏名,估计要冲上去抱大腿。”
  “......这么夸张?”
  “他是一叶之秋秋神啊!”
  方锐内心警报器啾啾啾啾疯狂地响,威胁!大威胁!他已经可以想象班里那群荣耀迷如饥似渴如狼似虎地扑上去了。
  “看来还是要哥出手会会他......”方锐强自镇定。
  林敬言笑了:“就知道你休不住了,装什么呀!”我和你什么关系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?林敬言在心里吐槽。
  方锐突然严肃道:“林敬言,你不会是为了激我上学故意编造一个转校生吧!”
  林敬言是真无语了。他摆摆手:“你什么想法,我又不是隔壁喻文州。咱不玩战术。”
  
  方锐在未踏进教室前,就隔着玻璃看见一群人围在自己座位附近,叽叽咋咋好不热闹。
  人群中心是一个男生,背对着他,被挡住大半,只看见黑色的发旋。
  方锐走进教室,几个好哥们看见他,亲热地打招呼。于是人群让开一条道,桌子上坐着的人也下去了。
  叶修回转过身来。
  “你是方锐吧?”叶修笑了笑,“神秘同桌总算现身了哈!”
  方锐没有回,他在心里编排叶修那么多回,就是没想到叶修真长得那么......好看。
  在这之前,他很难想象一个好看的男人是什么模样。可是看见叶修,清清爽爽白白净净,眼睛弯弯地朝他笑了,心里好像就只剩下“好看”这个形容词。不是帅不是丑,更不是妖媚女气。
  就是戳中方锐心口的好看啊!
  他一瞬间想到很多,林敬言这两天提到的,他自己想象的,一下子融合起来,那么鲜活。
  一叶之秋手执战矛刺中心脏。
  方锐痛苦地想:林敬言说的没错,我不仅想冲上去抱他大腿......
  方锐说:“你不要和我争班级一哥了,我让你做第一夫人好不好?”
  

  
大概是FIN 

评论
热度(48)
© 一叶阶前y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