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叶阶前

嘉吹,叶吹
吃嘉右,叶右///
爱虫爹❤

【张叶/段子】关于床单

◆我又来苏叶神(*/ω\*)

◆又是如此的短小

◆污┑( ̄Д  ̄)┍

◆设定是交往后

◆OOC预警


  

  叶修和张新杰在一起挺长时间了。其实叶修自己也不清楚,为什么他们两个画风南辕北辙的人可以凑到一起。但是爱情就是如此的奇妙呢。

 

     叶修和张新杰要装修自己的屋子了。于是他们一起去挑家具。

  张新杰身为一个重度强迫症以及洁癖,最喜爱简约而素雅的风格,譬如纯净的白色。

  叶修觉得喜欢白色并没有错,可是喜欢到这个程度,几乎可以说是丧心病狂。

  “新杰大大,我们把卧室墙壁漆成蓝色吧!”叶修很是兴致勃勃地考虑着。

  张新杰皱了皱眉,说:“前辈,白色有助于睡眠而且很百搭。”

  叶修看了看自己的恋人,很没有原则地选择了屈服。

  于是——

  “新杰大大,这个绿色的书橱不错诶!”张新杰就果断选择了一旁米白色的。

  “新杰大大,这张粉色的茶几好别致!”张新杰冷冷的挑了一张乳白色的。

  “新杰大大,这。。。”

  当张新杰打算连床上三件套也买白色的时,叶修终于不能忍了。

  “张新杰!你究竟是装修家还是装修宾馆套房啊!”

 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没有说话。

  “不行,我就喜欢这套兴欣红的!”叶修很生气,于是他随手指着边上一套要多艳俗有多艳俗的嚷嚷。

  张新杰的眼睛隐在镜片后,叶修就没有看到他眼底的淡淡笑意。张新杰垂着头很顺从地买下了“兴欣红”。

  

  之后,当叶修走进装修好的家里,确实得承认,张新杰的品味很好。房间看上去简洁又优雅,色调极其和谐——除了房间里大红的床。在素色中,这床显得分外刺眼,红得像在燃烧,把这份和谐的美感破坏的一干二净。

  当然,以叶修的下限,自然不会感到半分的愧疚,反而得意洋洋的笑着,勾住张新杰的脖子,在他的嘴角印下一个吻。

  “我们的家很好看。”叶修附在张新杰耳边轻道,呼吸喷在耳边,痒痒的。

  张新杰被撩了一下,饶是以他的自制力都忍不住了。他温和地笑着,堵住了还想说话的嘴。

  叶修的唇颜色很淡,很柔软,每每让张新杰沉迷。叶修“唔唔”地抗议着,张新杰从善如流地撬开叶修的牙齿,舌头钻入叶修口中,细细地舔吮。

  张新杰的吻温柔又深切,直吻得叶修浑身发软,意识散乱。等他终于被放开时,自己已经被压在了新床上。

  一番深吻后,叶修的嘴唇微微肿起,红润异常。 张新杰抵着叶修的额头,用舌头用心地勾勒着叶修的唇形。然后微微一笑:“前辈,再好看的房间也不如你好看。”

  叶修听着恋人直白的情话,不禁脸红。他象征性的推了推张新杰,嘴角勾着小小的弧度道:“怎么,新杰大大想要白日宣♂淫吗?”

  张新杰轻笑:“正好试试新床称不称心。”

  很快叶修就浑身赤裸了,身上染着情♂欲的潮红。张新杰撑起身子凝视着,直看得连叶修的厚脸皮都撑不住了。

  “喂,脏新杰,你干什么呢?”

  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,这床单真是很衬前辈的肤色。”

  叶修的皮肤格外的白嫩,在红床单的映衬下,真是尤其的诱人啊。

  于是叶修就被张新杰吃♂干♂抹♂净了。

  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感觉腰酸背痛的叶修表示选择这床单真是个错误的决定啊。

END


评论(1)
热度(33)
© 一叶阶前 | Powered by LOFTER